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宣传美... 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生态文... 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环境共...
要闻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要闻

脱欧两个月,英国减排瞄准哪里?

积极探路浮式海上风电 引欧盟多国企业欲大展拳脚

2020年04月03日作者:来源:中国环境报

   

  海上风电浮式基础的3种类型,从左至右分别为:半潜式、Spar式以及张力腿式。

  中国环境报记者张倩

  4月2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正处在自我隔离的第一周。目前,每天有专人负责将文件和食品送到唐宁街10号门口。同时,数名首相府办公厅工作人员也在进行自我隔离,首相顾问多米尼克·卡明斯(Dominic Cummings)也出现了感染新冠病毒的症状,目前正在自我隔离。

  进入4月,距英国1月31日宣布正式脱欧已过去两个月。当前,英国和欧盟其他国家正在防控新冠肺炎疫情,那么,在此背景下,英国在向低碳转型上有何动作?失去英国这一有力臂膀的欧盟又作何部署?

  英国探路浮式海上风电

  脱欧后,英国开始有条不紊地向低碳转型迈进。日前,英国政府宣布,将通过总值达900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7.93亿元)的资助计划支持一系列清洁能源项目,帮助一些工业领域和家庭降低碳排放。

  英国商业、能源和产业战略部明确列出了相关资助目标,重点包括投资兴建两座制氢工厂,因为氢能源有助于实现低碳排放或零碳排放,可在运输和工业等领域用于替代化石能源。规划中的第三座工厂还将利用海上风电场产生的电力来制造氢。

  “在工业和家庭方面降低碳排放是一项很大的挑战,但这一系列资助计划将让英国在开发清洁能源技术等方面走在正确道路上。” 英国商业、能源和产业战略部国务大臣夸西·克沃滕说。

  此外,政府计划在英国多个城镇推广使用可再生能源,计划到2030年让超过25万人在家庭中用上当地的风电、地热能等,以降低普通家庭的碳排放。

  3月,英国政府发布的一份文件显示,将对现有风电招标系统进行改革,将浮式海上风电等新兴技术纳入其中,为2021年新一轮海上风电招标做准备,再次表明了英国电力清洁转型的决心和速度。

  挪威电力和可再生能源行业领域供应商DNV GL Energy浮式风电主管 Kimon Argyriadis表示:“下一轮招标中标的浮式风电项目预计将能够在2025-2027年间完成建设。利用英国现有油气领域的海上供应链以及基础设施,未来的六七年里,英国浮式海上风电装机容量预计将达到数百兆瓦。”

  文件显示,英国政府有意新增一个资金扶持的平台,为现有标准化海上风电项目提供支持,并将浮式海上风电设置为独立的合格技术引入竞标体系,提升浮式海上风电产业的竞争力。至此,随着近年来英国固定式海上风电的迅速发展,浮式海上风电技术已经成为业界看好的下一片“蓝海”。

  据英国政府目前制定的气候目标,到2030年英国需要完成至少40 GW(吉瓦,1吉瓦=1000兆瓦)海上风电装机量,而到2050年则需完成“净零排放”的目标。

  清洁能源领域成英国减排主阵地

  不久前,英国研究机构Carbon Brief发布报告称,2019年英国化石能源发电比例已经创下历史新低,低碳电力成为英国电力系统主流,化石能源发电在英国电力供给中占比仅为43%;光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为37%,其中风电占比达到了20%。在2010年-2019年,英国碳排放量总体下降29%,减排效果明显。并且,2019年英国碳排放量创下自1888年来的新低。

  统计显示,2019年英国碳排放量为3.54亿吨,较2018年下降2.9%,较1990年下降40%左右。能源研究专家Simon Evans认为,“在碳价体系制定完善、煤电退出、防污染法规出台以及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的多重因素下,在过去的10年里,英国电力领域减排效果明显,成为碳减排的主要力量。”

  但从气候数据来看,英国气候仍呈现变暖趋势。与2018年相比,2019年英国气候并无明显变化。报告指出,2019年英国在碳减排领域取得了较大的成果,但从历史上看,英国累计碳排放量仍高居全球第四,减排道路仍“任重道远。”

  因此,英国不得不加快行动。3月底,英国威尔士的Aberthaw煤电厂及柴郡的Fiddlers Ferry煤电厂被关停。截至目前,英国几乎所有燃煤电厂都宣布了在12个月内关停的计划,到明年年初,英国预计仅剩3座仍在运行的燃煤电厂,以供政府调配。

  从目前情况来看,英国煤炭领域减排空间已十分有限,要达到快速减排的目标,英国必须从其他领域着手,尽快开始下一步的可再生能源发展计划,海上风电由此成为极佳的突破口。

  欧盟加速电力清洁转型

  脱欧后的英国在低碳发展的跑道上,欧盟自然不甘落下一个身位。根据欧洲环境署最近公布的数据,英国脱欧后,预计欧盟27国将不得不再增加2-3个百分点的减排量来实现相同目标的可能性。

  日前,欧盟委员会公布《欧洲气候法》草案,决定以立法的形式明确到2050年实现温室气体净排放量降为零。草案规定,欧盟委员会有权向行动与“碳中和”目标不一致的成员国提出建议,各成员国都有义务认真听取和执行这些建议,如不能执行需要说明理由。当前阶段,加大对清洁能源的投资已成为欧盟完成气候目标的重要环节。

  因而,浮式海上风电这块“大饼”不仅被英国盯上,欧盟也看在眼里。据欧洲风能协会WindEurope预估,在2021年前,英国、法国、葡萄牙和挪威等国将完成350MW浮式风电项目。

  行业专家认为,全球漂浮式海上风电的巨大潜力已然显现,尤其在沿海水域较深的国家,但昂贵的价格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漂浮式海上风电的商业化发展。有学者指出,目前浮动式海上风电的成本是陆上风电的4倍,预估到2030年可能会下降至陆上风电成本的2倍。

  面对充满潜力的海上风电市场,欧洲多个能源巨头都已宣布,将布局浮式海上风电产业,希望能在这一产业中赢得先机。作为最早“试水”浮式海上风电的企业挪威国家能源公司Equinor,宣布将在挪威投资建设88兆瓦的浮式海上风电项目,这也将创下全球浮式海上风电规模纪录。此外,欧洲能源企业EDPR与Engie合资成立了海上风电公司,其中一项发展重点就是浮式风电项目。

  Equinor浮式海上风电部门主管Sebastian Bringsvrd表示,“英国政府改革招标体系的举动再次证实了浮式海上风电对于其零碳转型的重要性。目前,英国对于Equinor来说将是一个重要市场,如果英国有任何机会推动海上风电发展,我们都会积极加入。”

  脱欧后,英国工业仍继续享受着从欧洲大陆获得的相对便宜的电力资源。但与此同时,根据欧盟与英国的新关系,英国可能不再全面参与欧盟内部电力市场。是盟友也是竞争对手,尽管早先欧盟电力市场一体化的诸多益处将不复存在,但新的格局即将展开。

  新闻链接

  什么是浮式海上风电?

  一般而言,由于设计局限,海上风电场必须建在相对较浅的水域中,并靠近陆地,在水深超过100m的海域成本过高。而浮动平台允许在海上几乎任何地方部署风力涡轮机,可最大程度地利用海上风能潜力,不仅开拓了可开发的海域范围,而且开发周期更短、对环境更友好,是未来深远海上风电开发的主要技术,成为当下颇具潜力的浮式海上风电。

  目前,此类海上风电的浮式基础有3种类型,分别为Spar式 (Spar-buoy,单一支柱竖立结构)、半潜式(Semi-submersible)以及张力腿式(Tension Leg Platform)。

  国际能源署分析认为,海上风电场向更深海域发展,海上浮式风电发电量在2040年可达世界电力需求的11倍。目前,世界上在建的最大的浮式风电场是Equinor开发的挪威Hywind Tampen项目,装机容量达到88MW,预计2022年投运。

  据欧洲风能协会WindEurope预计,未来2~5年内浮式风电增长最快的地区将是美国,美国北部东海岸的深水区目前正在开发中,这将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亚洲也是一个重要的海上风电市场,陆地面积有限、而海域辽阔的日本、韩国将是主要增长市场,其后是中国等临海国家。


编辑:宋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