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宣传美... 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生态文... 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环境共...
要闻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要闻

安阳一球团厂冒黑烟生产,内部举报借百万元搞定环评,涉当地纪委干部

2020年12月11日作者:宋婕 陈锋来源:华夏时报

    今年是蓝天保卫战的收官之年,工业生产企业的污染排放被严格监控。不过,《华夏时报》记者获得的几段视频显示,河南省安阳市安阳县许家沟的一家球团厂仍在冒黑烟生产。

  “我们村民都不被允许烧煤做饭,为何这个球团厂能冒着黑烟、带着污染生产?”居住在附近的小寨村村民称。

  曾参与投资这家球团厂、现站出来举报的刘三明向记者表示,生产过程中冒出黑烟,说明部分污染治理设备未启用。他曾在厂内工作时,注意到存在煤粉除尘设备不匹配、脱硝设备未安装、废水收集池未建等问题。在他看来,这家球团厂是“带病”通过环评后又顶风排污生产。

  此前,刘三明已向安阳市环保局、安阳市纪委举报。举报信称,该球团厂老板为通过环评,向他借钱100万打点关系。举报信指安阳市纪委一干部牵涉其中,该干部曾在安阳市环保局任职。

  排污许可证过期仍冒烟生产

  众所周知,球团矿是钢铁冶炼中常用的优良原料,而球团矿的生产则是钢铁冶炼的一个重要环节,其主要污染物是废气(如一氧化碳、二氧化硫)和工业烟粉尘、重金属等。

  2019年4月,生态环境部等5部委印发《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环大气2019第35号),要求严禁新增钢铁冶炼产能,球团项目的立项申请也受到了严格的限制。

  被举报企业河南省安阳县鑫鑫选矿厂的球团项目是在2019年6月以技术改造的名义通过项目审批的。

  环评公示资料显示,鑫鑫选矿厂在2012年6月建成并投产了一座16平方米球团竖炉,年产20万吨球团。根据2016年河南省相关文件,该项目被列为违法违规建设项目。为响应生态环境部等5部委的要求,企业对原球团项目进行技术改造,建成回转窑。

  环评公示材料称,在环境问题方面,该项目运行期存在废气、污水、噪声、固体废物等问题。

  2019年6月18日,项目进行环评第一次公示,9月进行第二次公示,2020年1月21日,通过专家评审。

  “项目称原有年产20万吨竖炉一座,然后借用技改之名上马回转窑项目,程序是否合法,值得质疑。”刘三明说,2019年国家推进钢铁行业超低排放,之后河南省就淘汰了年产20万吨以下的球团设备。在该厂的球团项目今年9月投产之前,河南只有两家同类球团厂,但均为国企。“在环保压力这么大的情况下,上马这个项目,非常不寻常。”他说。

  记者查阅资料后发现,根据安阳市2018年制定的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全市不允许新建、扩建钢铁项目,本地现有企业实施产能减量置换、装备升级改造的项目除外。

  根据规定,污染企业污染物排放实行总量控制,并应依法取得《排污许可证》之后才能正常生产。记者通过“全国排污许可证管理信息平台公开端”查询发现,安阳县鑫鑫选矿厂的排污许可证时限为2017年10月25日至2020年10月24日,已经过期一个多月。

  但记者获得的多段视频显示,至少在今年11月23、24、25日,该球团厂正常生产,黑烟非常明显(如下图)。“如果经过治污设备处理,应该是白烟。”当地村民称,目前生产似乎已经停止,但具体原因不知。 

  今年是蓝天保卫战的收官之年。安阳属于京津冀“2+26”重点城市之一,更在全国168个重点城市的大气污染综合指数中排名倒数后三名,当地市委、市政府对蓝天保卫战格外重视。

  借钱百万与环评是否有关?

  据介绍,鑫鑫选矿厂老板为张现书、张新书兄弟俩。天眼查显示,张现书为法定代表人。

  2019年6月,因技改需要投入,张氏兄弟向刘三明、许三借钱。经双方协商签订《合作协议》,刘、许二人投资1000万,未来享受净利的34%收益。记者注意到,《合作协议》第一条约定的“合作期限”是,甲方(鑫鑫选矿厂)在生产经营中,乙方永久享受相应的回报。

  不过,双方在一年半后反目成仇,刘、许二人被清出企业且未拿回一分钱投资款及借款,愤而举报,而举报焦点是项目“带病”通过环评。11月底,刘三明前往安阳市纪委提交材料,控告张新书的儿女亲家、市纪委干部曹某忠违规参与该项目以及其他违纪违规问题。据了解,曹某忠曾是安阳市环保局干部。

  刘称,今年春节前的1月份,在环评审批的重要时点,张现书向他和许三借钱,称办环保手续要走动关系。

  一份时间为2020年1月3日的中国农业银行的业务凭证(如图)呈现,一笔100万元整的转账,由许三转给张现书。 

  许三称,此前已经向项目投资了1000多万元,如果环评办不下来,前期投资就无法收回。在这样的情况下,当张现书让继续筹钱时,他便照办了。账户信息显示,在转出这100万元后,该账户余额仅有15万余元。

  果然,春节过后不久的4月份,环评获得通过。

  对于“100万元用于打通环评关系”的指控,记者多次拨打张现书电话均未接通,发送的短信后也未收到回复。

  12月1日,记者向现已调任安阳市文广体旅局纪检组的曹某忠核实。曹表示,“我没见一分钱,我心底无私天地宽,你不用找我核实,哪一级干部归哪一级纪委管理,你根本没有权来找我核实。”

  对于为其子在安阳某高级酒店操办豪华婚宴的质疑,曹以无稽之谈回应。“我在纪委,监督别人遵规守纪,我会不知道咋办?”但记者获得的照片显示,当天活动现场规模很大,席开40桌左右,曹某忠被人簇拥在前。

  此外,有关鑫鑫选矿厂边排污边生产以及保护伞的质疑,曹某忠回应:“污染不污染你们说了不算。它也跟我没关系。你们想说啥就说啥去,但要负责任。你们来核实?你们有权力吗?你们没有权力。”

  刘三明称,曹曾多次到距离安阳市区约30公里、位于安阳县许家沟乡的该球团厂,与刘三明等人喝茅台酒,所在乡领导也曾参加。

  公开资料显示,曹某忠现为安阳市纪委副县级调研员。

  安阳市文广体旅局纪检组石姓副组长对此表示,将根据举报信的内容进行调查,市纪委对纪检干部有严格的要求,也有专门监督纪委干部的处室,他将依程序办理。

  12月1日,安阳市纪委信访室、安阳市监察局举报中心对举报人表示,此前的举报已受理,将按照相关程序处理。


本作品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010-67175015
编辑:宋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