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宣传美... 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生态文... 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环境共...
要闻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要闻

房地产项目违规开建,矿山随意开采

凤山政府决策一错再错 国家地质公园千疮百孔

2021年04月26日作者:刘晶来源:中国环境报

  这里一个房地产项目违规开建,那里一个矿山随意开采……凤山岩溶国家地质公园也是广西壮族自治区唯一的世界地质公园,已经被破坏得千疮百孔,现状岌岌可危。

  谁给的权力?谁出的意见?中央第七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针对此问题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调查。

  房地产项目违规开建,部分遗迹点破坏严重

  凤山岩溶国家地质公园四面环山,峰丛林立,中间一块平坦洼地,一条地下河蜿蜒流淌,带来无限生机,前后连接两个溶洞,人们可以穿洞而过。前人有“路入岩中别有天,人间佳景异桃源”的赞誉。然而,近年来,这块桃花源因为房地产开发扰乱了原本的清静。

  记者近日跟随中央第七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到达现场时发现,平坦的洼地上已经建起了名为康养咨询中心的一栋二层建筑,一台高高的塔吊突兀地矗立在那里,大片黄土被翻出,三三两两的建筑工人进进出出。“我们已经紧急叫停了这个项目,先期预付赔偿金1亿多元。”凤山县县长告诉记者,赔偿金构成包括:出让土地费7000多万元,开发商已经投入的部分及几年的利息。后期将根据专家出具的意见进行整改。

  “此项目位于地质公园二级保护区内。二级保护区内是不允许进行房地产开发项目的。”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按照相关规定,二级保护区内仅可开展有组织的科研、教学、学术交流及适当的旅游活动。

  “目前虽已停工,但是对遗迹的典型性、稀缺性都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影响。”督察组工作人员认为。

  这并非个案。

  更有甚者,房地产项目开发还进入了三门海。三门海是世界喀斯特地貌典型的核心地带。因天窗群奇观,串珠式塌陷,山、水、洞、天浑然一体,被国内外专家学者称为“世界之窗”。就在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环境里,却有多个房地产项目林立:三门海·世界寿源城、三门海·寿源阳光房地产……

  让人纳闷的是,广西凤山岩溶地质公园于2005 年 9 月被原国土资源部批准为国家级地质公园,2010年10月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为世界地质公园。但自2011年起,多个地产项目在地质公园保护区内开工建设。期间,凤山县委、县政府还多次召开会议研究部署推动。

  错误百出大胆续证,矿山开采满目疮痍

  虽说靠山吃山,但是,吃相也不能太难看。毕竟,开采矿山有章可循,哪里能采,哪里不能采,都有明文规定。

  记者跟随督察组到达位于公园三级保护区内的良利采石场现场时,进入采石场的路已经被封了起来,但现场仍留有一些还未转移的设备,被开采的痕迹清晰可见,没有采取任何覆绿措施。

  “我们已经关停了,正在整改。”凤山县政府主要负责人解释,这家矿山是有证的,因为要发展,急需矿石,就直接续了证。实际上,他所说的获得初始采矿权证并不合规,而续证也存在问题。

  据了解,2012年原凤山县国土局向地质公园原主管部门凤山县旅游局征求矿权出让意见时,原凤山县旅游局不仅没出具反对意见,反而回复表示:“该地块不属于地质遗迹保护名册范围。”

  事实上,《广西凤山岩溶国家地质公园规划(2009-2020年)》(以下简称《公园规划》)明确要求,三级保护区内禁止开矿,不得设置任何形式的工业开发区。毫无疑问,原凤山县旅游局应明确出具反对意见。然而,原凤山县旅游局出具的意见却顾左右而言他。在这种情况之下,良利采石场于2015年顺利获得初始采矿权。

  到2018年续证时,原凤山县国土局依据《凤山县矿产资源总体规划(2016-2020年)》边界图为其续证。蹊跷的是,这张图与凤山世界地质公园管理委员会提供的图不符,区别就是凤山世界地质公园管理委员会提供的边界图显示该地块位于边界线内。良利采石场依据《凤山县矿产资源总体规划(2016-2020年)》不仅得以续证,开采规模反而从10万吨/年扩大到50万吨/年。

  谁提供了这张不一致的图?是疏忽还是有意为之?

  除有证开采外,保护区内仍然存在无证开采现象。督察组发现“坡雄堡采石场”于2020年9月在一级保护区内非法开采,生态破坏严重。

  需要强调的是,依据《地质遗迹保护管理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在保护区内及可能对地质遗迹造成影响的一定范围内进行采石、取土、开矿、放牧、砍伐以及其他对保护对象有损害的活动。

  政府主导随意调规,生态保护为发展让路

  不论是房产开发,还是矿石开采,很多项目“看”上去合法合规。深究下去会发现,另有乾坤。

  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局一份给凤山县人民政府的函就明确指出,其2020年10月印发的《广西凤山岩溶国家地质公园规划(2020-2030年)》存在多处问题:地质遗迹保护等级划分错误;将一些原在保护区内的重要地质遗迹点调出原保护区范围,不利于地质遗迹点的保护;多处保护区被降为自然生态区……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三门海天窗群有极高的保护价值,原计划将当地居民进行搬迁,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仅因凤山县政府认为搬迁难度大,便在《广西凤山岩溶国家地质公园规划(2020-2030年)》中被直接降级;凤山凤栖桃园生态智慧长寿康养基地项目所在地由二级保护区被直接降级;三门海·世界寿源城房地产项目和三门海·寿源阳光房地产项目所在地均由三级保护区被直接降级……简而言之,就是“一降了之”。

  “降级后可以有一定范围的生产活动,还可有少量居民点和旅游设施。”负责该规划的第三方机构相关负责人向督察组工作人员坦承。

  调规的目的在公园管理委员会给凤山县政府的《关于请求拨款修编凤山岩溶国家地质公园总体规划的函》中昭然若揭。理由是:当前县里拟重点推进的一些重大项目,如穿龙岩凤栖桃源、三门海等,均位于地质公园保护区范围内,项目前期审批工作,都必须征求自治区地质公园主管部门意见,而自治区地质公园主管部门的意见依据是《公园规划》,但是我们现有的规划中没有这些项目内容,自治区将无法审批甚至直接否决。根据县里各相关单位已编制和正在编制的发展规划,修编适当调整地质公园范围,以便下一步各产业和项目的审批和施工。

  最后,经费顺利获批。

  规划调整之后,现实情况如何?凤山县人口近20万,财政收入两亿元左右,每年拿财政转移支付18亿元,而生态环境破坏却是有目共睹。

  拿着“金山银山”换碎银几两,这笔账,当地政府应该好好算算。


本作品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010-67175015
编辑:宋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