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宣传美... 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生态文... 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环境共...
要闻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要闻

打通长江正源源头“最后一公里” 填补格拉丹东区域生态环境监测空白

2021年05月24日作者:来源:中国环境监测

  它是我国最具特色的冰川雪山之一,是唐古拉山脉的主峰;

  它是长江三源之一,是正源沱沱河的发源地;

  它就是为长江注入“一江清水”的源头——格拉丹东。

  

  长江从青藏高原腹地的冰川雪山发端,以雄浑浩荡之势奔流入海,以其灌溉之利孕育了中华文明。以长江水系为脉,各民族文化彼此联通,丰富和造就了绵延不休、辉煌宏大、璀璨多彩的长江文化,使之成为了中华民族的共同历史记忆和精神家园。

  格拉丹东是长江正源沱沱河的源头区域,长江的第一滴水从这里涌出,就是这平凡的一滴水孕育出了伟大的母亲河长江和灿烂的中华民族文化。这里常年冰封,是生命的禁区,极高的海拔和恶劣的自然条件使其成为人类难以涉足的长江源头“最后一公里”。这里没有开展过任何全面系统的生态环境调查,监测数据资料十分匮乏,使这一区域蒙上了神秘的面纱,也魂牵梦绕着无数的环保人。

  长江源头“最后一公里”是承载整个长江流域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根基,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永续发展的重要保障,打通长江源头“最后一公里”,填补格拉丹东区域生态环境监测空白,为长江源头的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治理奠定数据基础,为长江中下游的生态环境质量评价提供重要的背景值参考,对支撑整个长江流域的系统性保护和经济社会的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长江造就了从巴山蜀水到江南水乡的千年文脉,是中华民族的代表性符号和中华文明的标志性象征……他站在历史和全局的高度,从长江大保护和中华民族长远利益出发,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批示。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和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谈会精神,将习近平总书记对长江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要指示批示精神落到实处,加强长江源头生态环境的保护力度,确保一江清水向东流。在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厅党组的正确领导下,在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的关心指导下,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监测中心主动作为、勇于担当、全面履职,首次开展了格拉丹东区域生态环境质量的系统性监测工作。

  掬一捧源水,书长江保护,用行动践行忠诚,用生命呵护生态。4月14日,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监测中心联合中科院青藏所,河海大学,上海市、江苏省和那曲市生态环境局等单位组成格拉丹东区域生态环境监测组,一行36人经过7天的艰辛历程,数千公里的生命穿越,完成了格拉丹东姜根迪如冰川和岗加曲巴冰川的生态环境质量监测工作,初步探明了当地冰川、冻土和水系分布等多方面生态环境现状,确定了12个地表水采样断面,12个生境调查、4个生态监测、2个冰雪、2个空气及1个土壤点位。作为该区域首次系统性的生态环境监测工作和成果,这都将注定被定格在历史的长河中。

  提前谋划,扎实做好准备工作

  为确保格拉丹东区域生态环境质量的系统性监测工作圆满完成,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厅提前谋划、预先布局,以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监测中心为排头兵,联合中科院青藏所等单位开展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根据多年的气象资料和对接咨询玛曲乡党委政府,进入格拉丹东区域的最佳时间是4月中上旬和10月中下旬,这样既能避开冬春季频发的暴风雪,又能保证道路封冻,车辆不会陷入河道和沼泽中,有利于开展监测工作,因此最终的监测工作时间确定为2021年4月中旬。

  

  2020年3月,西藏自治区财政厅下达了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厅2019年首次申请的格拉丹东区域生态环境质量专项调查和点位布设专项经费。2020年4月,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厅党组书记胡为民率厅总工程师赵昆,监测处、办公室及那曲市生态环境局,安多县相关负责同志深入格拉丹东区域开展了现场调研。2020年10月,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厅生态环境监测处、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监测中心负责人向生态环境部生态环境监测司和中国环境监测总站汇报了格拉丹东生态环境监测工作事宜,生态环境部生态环境监测司和中国环境监测总站领导表示“责无旁贷,全力支持!”。同月,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监测中心召集厅生态处、环评处、监测处、执法处、评估中心、遥感中心等相关职能部门,针对格拉丹东现有历史资料和数据开展了专题研讨和分析会。2020年11月,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监测中心在格拉丹东区域开展了环境质量监测摸底调查,初步确定了监测内容和点位。2021年1月,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将长江源头区域地表水生物试点监测工作纳入国家事权,由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监测中心具体实施。同月,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监测中心邀请中科院青藏所相关专家召开了格拉丹东区域生态环境质量监测专业技术研讨会,初步确定了监测工作方案和技术保障措施。2021年4月,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监测中心联合中科院青藏所,河海大学,上海市、江苏省环境监测中心围绕格拉丹东长江源生态环境质量监测工作进行专题论证,并最终形成了《格拉丹东长江源正源生态环境质量监测工作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实施方案》明确了,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监测中心负责此次监测的整体工作,具体负责生态环境质量的采样、分析、质控及监测报告、综合报告的编制工作;中科院青藏所负责此次监测的技术工作,具体负责微塑料、抗生素和持久性有机物等新兴环境指标的监测及相关数据分析和综合报告编制工作;河海大学主要负责遥感、水文、碳监测及相关数据分析和综合报告编制工作;上海市、江苏省环境监测中心主要负责水生态质量监测工作及相关数据分析和综合报告编制工作,并成立了以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监测中心主任贾小华为组长,中科院青藏所研究员王小萍、张强弓,河海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余钟波,江苏省环境监测中心副主任杨丽莉为副组长,各单位相关人员为组员的格拉丹东区域生态环境监测组。

  2021年4月13日,格拉丹东区域生态环境监测组召开动员会,对整个监测工作进行了安排部署,对人身、财产、行车安全及后勤保障工作进行了强调,要求大家实事求是、坚定信念、严肃纪律、听从指挥。2021年4月12日至14日,生态环境部生态环境遥感中心副主任刘玉平、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工程师黄杰、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厅副厅长赵昆及监测处、遥感中心负责同志前往格拉丹东区域,开展了前期调研摸底工作。

  倾尽全力,确保人员工作安全圆满

  4月14日早上7点,监测组从拉萨出发,经过31小时的长途跋涉,于15日下午2点顺利到达格拉丹东无人区。延绵的雪山、广袤的草原、冰冻的河床以及变幻莫测的天气,让来自“长江尾”上海、江苏的专家们赞叹不已:“大自然真神奇,山顶白雪皑皑,山间雪雨缥缈,头顶烈日炎炎,脚下流水潺潺,一年四季美景尽收眼底,真是人间仙境啊!”。大家拿出手机准备记录这美景,才发现手机已不在服务区,监测组已处于海拔5400米的格拉丹东无人区腹地。这里含氧量仅为内地的四五成,年平均气温低于零度,缺氧、高寒、干燥、风雪……每一样都挑战着监测组人员的身心极限。

  严寒和稀薄的空气让人难以适应,高原反应让大家头疼欲裂,胸闷气短,心跳加速。监测组的一位专家和一名驾驶人员因严重高反出现了意识模糊、言语不清的症状,所有成员都非常担忧,此时高原反应的恐惧像瘟疫一样在人群中迅速蔓延。为确保生命的绝对安全和此次工作任务的圆满完成,监测组立即商讨决定,请作为向导的玛曲乡党委书记朗嘎江村带队,并从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监测中心选派1名同志全程护送,将出现严重高反的人员和内地来的10名专家送出无人区,在最近的安多县进行休整适应。

  如果原路返回安多县需要近16小时,长距离跋涉隐藏着许多隐患,所有人的脸色都凝重了起来。这时,有个当地牧民说道:“从格拉丹东无人区东侧出去有一条捷径,只需要4小时便可达到离安多县不远的岗尼乡,但是这条路十几年来我也只是骑摩托车走过一次,几乎没有可辨识的路且沿途遍布沼泽,需要翻越多座大山、跨越多条河流,路途十分危险”。走还是不走?大家的神情紧张了起来,不安、烦躁和恐惧再次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此刻,贾小华同志说道:“时间就是生命,一定要尽最大努力确保每名同志的安全……走!”

  看着远去的队伍,感受着严重高反带来的“下马威”,大家深知接下来的监测工作还有更多未知的困难和压力。

  攻坚克难,扎营姜根迪如

  4月15日下午4点,经过短暂的休整,监测组冒着凌冽的寒风、拖着沉重的身躯、克服高反的头疼和胸闷,按照《实施方案》工作任务的要求,结合水系分布的实际情况,对地表水、土壤、沉积物、空气、冰雪等环境介质进行了现场勘察,确定了6个地表水、2个生态指标、1个土壤、1个冰雪和1个空气的监测点位。

  

  回到冰川脚下的帐篷时天色已晚,帐篷外寒风越吹越烈,整个帐篷几乎要拔地而起。此时,同志们顾不上劳累和饥饿,都不约而同的吸上了氧气。考虑到大家身体疲劳、高反严重、胃口不佳以及后续繁重的监测任务,为了让大家能够补充能量,吃上一碗热食,监测组组长克服着自己的高反难受,取来了挂面和水,开始在烧着牛粪的藏炉上为大家煮上面条。

  

  谁知,由于海拔太高,即使是用高压锅压煮,面条还是夹生粘牙,只能敞着锅盖在高压锅里一直煮着,最后面和汤都融到了一起。“这碗糊糊面是我有生以来吃过最好吃的面条。”一位专家感慨道。

  饭后不久,天公作美,外面狼嚎般的狂风居然偃旗息鼓了,天上的点点繁星甚是璀璨,与雪山遥相呼应,真让人有种手可摘星辰的错觉。大家这才想起拿出那电量几乎满格的手机,记录这难得一见的星空美景。但老天似乎是和同志们开了个玩笑,刚停没多久的狂风再次刮起,把大家的雅兴一扫而光,大家无可奈何的回到了帐篷,整理睡袋准备就寝。

  虽夜已深,怎奈5400米的海拔给同志们的睡眠又造成了困难,漫漫长夜,同志们几乎没有一个睡安稳的,尤其是帐篷角落里的一个睡袋在地上翻来覆去了一整夜。直到第二天早晨,大家才知道这正是此次工作的组长贾小华同志,他因不知道返回安多县休整适应的同志们是否已安全到达,在睡袋里辗转反侧度过了一个无眠之夜。

  勇于探索,践行环保监测人使命

  4月16日上午9点,监测组根据《实施方案》的计划和现场实际情况,对一天的监测工作进行了科学统筹和合理分配。虽然同志们还存在着不同程度的高反,但仍保持着昂扬的斗志,依据既定的监测点位,冒着清晨的严寒,开始了一天的现场监测采样工作。

  工作中,监测组人员发现姜根迪如区域自然要素丰富、生物种类多样。冰川、雪山、草甸、湿地、河流、地下水、沼泽、湖泊、戈壁等自然要素,藏羚羊、野牦牛、野驴、雪豹、狐狸、狼等生物物种共同组成了一幅绝美的天然画卷,这里正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山水林田湖草沙是生命共同体”的真实写照。

  河床中一座座隆起的冻胀丘吸引了监测人员的眼球,尤其是引起了中科院青藏所张强弓研究员的注意。他带领大家来到冻胀丘前,仔细观察冻胀丘的样貌,发现它是由从内向外的一层层冰块组成,里面充满了致密的气泡,根据经验判断这是由于丰富的地下水外溢冻结形成的。

  为进一步证实这种推测,监测组人员根据地表水和地下水的水温、电导率等特性,沿着河床从下游对数十座冻胀丘溯源而上,根据实时水温、电导率监测数据,监测组发现电导率由下游的两千多μs/cm逐渐升高至上游的数万μs/cm,进一步说明姜根迪如区域地下水系丰富且互通互联,同时也说明了长江源在丰水期主要由冰雪融水和降水补给,在枯水期和平水期主要由地下水补给的复杂水源状况。

  为全面系统摸清水质状况,监测组又在姜根迪如冰川末端的融水河流断面开展了水温、电导率、溶解氧、pH值的现场监测,同时开展了微塑料、抗生素和《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中109项指标全分析及生态监测的采样工作,采样时间长达3个小时。

  零下20℃的严寒,呼口气立刻能结成冰霜,但监测组的同志们为了保证样品采集的精准性,徒手对接近冰点的河水样品进行采样、现场筛集、分瓶罐装、固定保存。

  在用胶布标记样品时,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监测中心尼霞次仁同志呲啦一声撕下一块胶布,顿时手指鲜血直流,这才发现由于外界气温太低,胶布和皮肤高度粘黏,手指皮肤被胶布带下来了一大块。中科院青藏所博士后董慧科和周云桥在现场筛集微塑料样品时,因为双手长时间接触冰冷的河水,十指僵硬得无法弯曲,指尖处都能看到挂着的冰凌。在水样装瓶时,忽然听见咔的一声,采样玻璃瓶瞬间裂成几瓣,连采集瓶都无法耐住极寒的低温,大家不得不两人一组协作,一人装水一人用双手对采集瓶进行保温,防止瓶身再次冻裂。

  不知不觉太阳已经西下,时间也到了晚上19点左右,监测组的同志们却没有一人主动提出休息,皑皑白雪中那一排挺拔的身影正是对“用生命呵护生态”最好的践行。

  砥砺前行,做高原监测“逆行者”

  由于车辆无法抵达姜根迪如冰川的采样现场,需徒步近2个小时才能采集所需样品,17日一早,监测组所有人员就整装待发,前往冰川末端的冰湖区域。行进过程中,车辆一直在冰冻的河面上缓慢行驶,随时能听到车轮下冰面咔嚓的碎裂声,此刻同志们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随着对讲机中传来贾小华同志的声音:“请大家下车,徒步前进,所有车辆原地待命。”。徒步地点到了,监测人员拿桶的拿桶,背仪器的背仪器,相互搀扶行走在冰面上。大约2小时后,连绵成片的冰塔林呈现众人眼前,“真的太美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真的太神奇了!”大家惊叹道。

  这时,张强弓研究员指着雪山半山腰处的一条长长的冰雪裂痕说到:“大家一定要注意远处雪山动态,一旦发现浮雪飘落和冰面震动,请大家迅速就近寻找山体岩壁进行躲藏。这些异动就是雪崩和雪山塌方的前兆。”大家听后倒吸了一口冷气,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但脚步却没有丝毫迟疑,继续向着目的地前行。

  伴着冰下潺潺的流水声,预定的采样点到了。监测人员按照分组,现场监测的监测、采样的采样、记录的记录,迅速投入到了现场采样工作中。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监测中心陈旭同志拿着一个硕大的绿色采样桶,开始往里面不停的舀水。大家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盯着他,纷纷质疑:“桶这么大,还装这么满,谁能在这海拔接近5400米的地方背着走两个小时?”。水桶刚装满,只见一个脸庞晒得黑中透红的强壮小伙抢先背起了采样桶,同志们一阵赞叹:“晓鹏,好样的!”。这时有人提议“他一个人可坚持不了那么久,咱们接力赛吧,看看谁是大力士!”,大家纷纷附和。就这样,30公斤的采样桶,一会儿被背着,一会儿被抬着,你传我,我传你,终于在众人的共同努力下被送上了车,样品采集任务圆满完成。

  这些就是高原监测人工作的真实写照,纵然自然条件恶劣,工作环境艰苦,甚至有时冒着生命的危险,仍义无反顾的逆行向前。

  不惧风雪,拥抱岗加曲巴

  为了更好的开展岗加曲巴冰川的监测工作,监测组根据前期工作的实际情况,决定18日在雁石坪休整一天,在安多县休整的专家也前来汇合,共同参加19日岗加曲巴冰川的监测工作。

  4月19日凌晨5点,监测组所有人员披星戴月奔赴岗加曲巴冰川,一路上大家兴高采烈的讨论着岗加曲巴和姜根迪如在自然要素和生物物种上到底会不会存在差异?为什么资料显示岗加曲巴冰川退缩的速度会如此惊人?大家带着疑问,不停的搜索着岗加曲巴区域自然要素和生物物种。

  经过近4小时的路程,终于到达了岗加曲巴冰川末端。大家发现岗加曲巴视野宽阔,草甸丰茂,冰川、雪山也比姜根迪如雄伟得多,但却缺少地下水、戈壁、湖泊、沼泽等自然要素。难道这就是岗加曲巴冰川退缩远远超过姜根迪如的原因吗?回答这个问题,需要科学的方法和准确的监测数据。于是,大家不约而同的拿起了监测仪器和采样工具,开始了水、气、土、冰雪、生态等指标的监测和采样工作。

  天空忽然暗了下来,山顶上开始下起了小雪,上海、江苏的专家说到:“在冰川的脚下伴着簌簌的雪花开展监测工作,好浪漫啊!”。转眼一阵狂风吹过,雪花变成了刺骨的冰凌,拍打在所有人的脸上,天色更加暗了下来,眼前的冰川已经消失在视线当中,暴风雪要来了。

  片刻间,狂风裹挟着密集的雪花遮天蔽日,能见度已不足两米。“抓紧时间,抓紧时间,赶紧收拾上车,所有车辆点火启动,开启应急灯!赶快撤离!”贾小华同志大声呼喊道。车队刚刚驶离冰川末端,厚厚的积雪已经淹没了道路,只见头车不停的在前面打转寻找来时的车辙,一旦迷路,救援的队伍进不来,监测组又出不去,暴风雪时间一长,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加上车辆的油也所剩不多,大家担忧的情绪逐渐加剧。

  “请大家不要担心,罗加,你不是开启了轨迹记录吗?赶快下车看看能不能找到来时的路?陈旭,把带着的干粮分发给每个人,告诉大家省着点儿吃……”贾小华同志在对讲机中沉着指挥。“这里有条清晰的车辙,好像是我们来时的路。对!就是来时的路,请所有车辆跟上。”罗加同志突然大声喊到。大约40分钟后,车队终于驶出了无人区,看着前面亲切的土路,所有人不由得一阵欢呼……

  满载而归,填补生态环境监测空白

  20日一早,监测组一行在满满的不舍中踏上了返回拉萨的路。短短几天的监测工作有危险、有艰辛,有惊讶、有感叹,更多的是收获,收获的不仅有看得见的监测样品,也有看不见的精神,一种环境监测人身上坚韧不拔、团结奋进的精神,正是这种精神鼓舞着大家圆满完成了此次格拉丹东区域监测工作,取得了现场监测数据60余个,样品300余份,完成现场记录20余份,打通了长江正源源头“最后一公里”,填补了格拉丹东区域生态环境监测空白。

  破亘古冰天,战生命禁区,用脚步丈量使命,用意志践行宗旨。此次监测工作是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山水林田湖草沙是生命共同体”重要论述的具体举措,标志着长江正源源头生态环境监测工作的正式启动。下一步,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监测中心将对采集到的样品进行认真仔细的分析测试,获得格拉丹东区域第一手的生态环境监测数据。

  我住长江头,你住长江尾,监测一家人,共保长江水。为了母亲河的健康和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还将以百倍的努力,为维护长江源生态环境的安全而不懈奋斗……


本作品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010-67175015
编辑:宋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