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生态文... 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环境共...
要闻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要闻

33微克,北京这个成绩是如何取得的?

围绕煤、车、工业、扬尘治理难题综合施策,取得有监测记录以来的PM2.5历史最低值

2022年01月11日作者:夏莉来源:中国环境报

  近几年,在北京生活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那就是北京的蓝天多了,空气清新了。这样的感受得到了官方数据的支持。2022年1月4日,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发布了空气质量最新报告,2021年,北京PM2.5年均浓度为33微克/立方米,创下了有监测记录以来的历史最低,首次低于35微克/立方米的国家标准。

  从掰着指头“数蓝天”,到PM2.5纳入监测并打响攻坚战,再到如今的空气质量全面达标,北京大气污染治理取得里程碑式突破。

  回顾北京大气污染治理历程,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副局长刘贤姝深有感触:“北京一直在探索与创新之中破解大气污染治理难题,综合施策,推出煤、车、工业、扬尘治理的细化方案与标准。”

  改“煤”换“气”,调整能源结构

  燃煤曾经是北京最大的污染源,到了冬季更为严重。市民刘译的家在大兴区首兴永安供热有限公司对面,他对污染深有感受:“我们在家不敢开窗户,一开窗户没多长时间,屋里就落下一层灰,煤烟味儿还特呛人。”

  “烧煤产生的主要污染物是粉尘、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我们厂那会儿每年这3项污染物排放约400吨,其中光粉尘就达250多吨。”首兴永安供热有限公司经理张雷说,能源的消耗也非常大,年亏损最高的时候能达到2000多万元。

  2013年,他们进行了锅炉“煤改气”,从此,烟囱里冒出的不再是滚滚黑烟,而是白色的水蒸气。首兴永安同时还把一大半的厂区改成了文创产业园,彻底扭转了既污染又亏损的局面。

  首兴永安是北京改“煤”换“气”、调整能源结构的缩影。

  自1998年北京开展城区1蒸吨及以下燃煤小锅炉改造、打响煤烟型大气污染防治战役以来,20多年间,北京市坚持能源清洁化战略,推进工业、生活领域压减燃煤,构建以电力和天然气为主、地热能和太阳能为辅的清洁能源体系。一方面,北京相继建成四大燃气热电中心,实现了本地电力生产清洁化;基本淘汰全市10蒸吨及以下、建成区35蒸吨及以下燃煤锅炉,实现工业领域基本无燃煤。另一方面,北京加大散煤治理力度,大力实施“煤改电”“煤改气”,在2015年实现核心区基本“无煤化”的基础上,2018年实现了全市基本无燃煤锅炉,平原地区基本“无煤化”,在北方城市中率先基本解决燃煤污染问题。

  2018年,北京市第二轮PM2.5来源解析结果显示,在本地污染来源中,燃煤占比由第一轮源解析的22.4%降至3%。而与燃煤直接相关的大气污染物二氧化硫的年均浓度,已从1998年治理初期的120微克/立方米降低到4微克/立方米。

  严“管”真“查”,降低机动车排放

  在解决燃煤污染问题的同时,北京市生态环境部门也同步对另外一个重要污染源采取行动。

  通州区觅子店进京检查站,执法队员拦下一辆拉家具的柴油货车,经查发现该车的OBD车载诊断系统指示灯点亮了。“故障灯亮了跟您车的尾气后处理装置有关。”执法队员告诉驾驶员,OBD指示灯在车辆的仪表盘上,是车载排放诊断系统,它可以随时监测车辆的排放水平。如果车辆启动时这个指示灯一直点亮不熄灭,说明车辆的后处理装置可能出现故障,尾气排放超标。最终该车被处200元不计分行政处罚。

  防止尾气排放不达标车辆进京只是管控措施之一,提升油品质量才是从源头进行控制。2021年12月1日,“京6B”汽柴油标准实施,从源头推动机动车主要污染物再减排10%-20%。

  前端提升油品标准,末端严格管控尾气排放,一前一后形成监管闭环。像觅子店这样的检查口,全北京共有38个,全部实现了封闭管理。

  先“舍”后“得”,优化产业结构

  工业污染物是构成北京大气污染的源头之一。多年来,从西边的首钢到东边的北京焦化厂,数百家高污染、高耗能的工业企业陆续退出北京。仍留在北京的一些工业企业,则按照标准采取了严格的治污措施。

  位于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北京新华印刷有限公司建于1949年,作为国家印刷示范企业,新华印刷长期承担着党和国家重点图书和文件的印制工作。近年来,在加强绿色印刷、清洁生产等方面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公司副总经理赵树文介绍,2015年,新华印刷年排放VOCs75.6吨,通过分析发现其中酒精的VOCs排放量高达30吨。“印刷过程中需要用到润版液,润版液酒精含量很大,2016年,我们启动源头替代,启用免酒精润版液。2017年,在使用中彻底淘汰了酒精。”

  2017年,新华印刷投资近200万元对末端治理设备进行升级改造,去除效率达到90%左右。2021年,逐步采用低VOCs含量的清洗剂。预计到2022年,VOCs年排放量保持在1吨以内。

  “在工业企业管理方面,将进一步挖掘减排潜力,如重点治理VOCs排放在10吨以上的企业,今后还要加严到5吨甚至两吨。”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大气环境处副处长谢金开说。

  “人”防“技”防 ,绣花般细控扬尘

  施工扬尘、道路扬尘、裸地扬尘是北京扬尘的几个主要来源。该如何解决?

  在工地上,北京要求不仅要有喷淋系统、除尘系统,还要求道路硬化、移动喷雾、封闭木工房等,而智慧工地管理平台则让工地控尘更上一层楼。

  “简单来说,就是把各个行业不同规模的监控设备建立一个公共平台,让大家一块儿用,执法部门用这个平台进行执法管理。”北京市生态环境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住建、交通、水务等部门齐抓共管,通过约谈、通报批评、停止招投标、列入黑名单等手段进行行业管理,对扬尘居高不下、排名长期落后的乡镇问责追责。“目前,我们在全市333个街乡镇布设了1020个监测点,对平原地区1700多条道路开展道路扬尘负荷走航监测,定期公布排名,强化社会监督,倒逼精细化管理水平的提高。”

  为控制扬尘污染,在太空用遥感卫星拍,在路上用车载仪器测,还有上千个小微子站分布在全市325个乡镇,进行24小时不间断监控。

  互“帮”互“助” ,协同联动,打赢蓝天保卫战

  北京市空气污染七成是由本地产生,还有三成是由外地输入造成。为解决这个问题,一场抗击雾霾的全民战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共同打响。

  2013年10月,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应运而生。在协作小组的推动下,区域共同对燃煤污染、机动车排放、工业企业等实施减排措施。

  房山区大石窝镇紧邻河北涿州。这里曾经的一片砂石场让周边村民苦不堪言。成堆砂石料几乎有三层楼房那么高,各种拉石料的大车来来回回,整个区域尘土飞扬。为解决污染扰民问题,北京、河北两地联手“端”掉了这个砂石场。

  其实,京津冀三地在打击环境违法方面早已经实现了联动。

  2015年,在执法联动工作机制建立之初,三地就明确了定期会商、联动执法、联合检查、重点案件“回头看”、信息共享5项工作制度。每年7月、8月,还要召开一次联动执法工作联席会,共同确定下一年度的重点工作。

  2018年7月,随着大气污染防治进入攻坚阶段,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调整为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领导小组,从国家层面统筹推进区域大气污染治理重点工作。


本作品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010-67175015
编辑:宋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