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评论

生态修复需用系统思维

2020年05月20日作者:程维嘉来源:中国环境报

  为应对督察临时将盆栽苗木摆放在应开展生态修复的场地,把草皮直接铺设在混凝土地面上,明目张胆弄虚作假。第二轮第一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反馈意见指出,福建省漳州市漳浦县落实督察整改要求不到位,石材矿山非法开采问题十分严重。

  “盆栽式复绿”“矿山刷绿漆”“岩石铺草皮”等令人啼笑皆非的做法为何一再出现?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为什么视而不见?笔者认为,不是看不见,也不是管不了,而是一些地方对生态修复工作缺乏正确认识。

  一些地区的生态环境在不同程度上受到生产生活活动的影响和破坏,通过生态修复,可以促使被退化、损伤和破坏的生态环境恢复正常,让山水林田湖草能够发挥其在生态系统中的作用,有助于扭转环境恶化趋势,维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安全格局,提高环境质量,让城市、乡村、矿区、海岸环境再现生机。但生态修复往往难度大、成本高、时间长,难以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因此有些地方会出现拖延甚至无视生态修复要求的现象。

  生态修复是生态环境建设中一项重要的工作任务,不能拖延,更不是可有可无。要建立系统思维,不能急功近利。要充分认识到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认识到生态修复需要一个长期循序渐进的过程。认识不到位,在落实生态修复的实践中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问题。

  比如,生态修复成本高,资金投入很重要,但有的地方对这项工作不重视,消极拖延,让本可以申请到的资金付之东流。督察指出,中国五矿集团有限公司内部环保投入机制不健全,就连有些被列入五矿集团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整改的项目也难以获得资金支持。五矿集团瑶岗仙公司生态修复工程获得国家1000万元专项资金补助,但因企业配套资金长期不能到位,导致财政资金被收回,生态修复项目长期无法实施。

  统筹推进生态修复不是单一地方的任务,每个地方、企业、个体都是重要的一环。保持生态系统的健康,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应从长计议,围绕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构建起自然生态修复与保护的制度体系,并与污染防治制度体系相衔接。

  就拿河湖水生态系统来说,从河流的上游到下游,各地生态修复的重点任务是不同的,但目标又是共同的,就是以维护各自流域的水环境健康来保持整个河流水生态系统的健康。因此,督察要求,重庆市要加强长江岸线管控和重点湖泊治理;上海市要加快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修复;甘肃省要担负起黄河上游生态修复、水土保持和污染防治的重任。

  各地认识到自身在整个生态系统中的作用意义,可以帮助对症下药,更好地落实生态修复的属地主体责任,避免成为“木桶效应”中的那块短板。

  推进生态修复,还需要通过可操作性强的规划方案和有效的工作方法加以落实。督察指出,青海省自然资源部门牵头的废弃矿山修复治理工作推进缓慢,黄南州尖扎县李家峡6座砂石矿开挖面几近垂直,生态恢复极其困难,原因在于没有制定因地制宜、可操作性的修复方案;海南省三亚市凤凰岛填海项目区修复治理大打折扣,是因为没有依据最新评估意见开展生态修复工作。

  为避免重蹈覆辙,各地应行动起来,切实落实督察反馈提出的整改要求。对生态破坏的“急症”抓紧治理和修复;对一时无法解决、需要系统治理的,制定明确的时间表和路线图。从认识上开药方,真正了解本地山川河湖的生态价值所在和生态破坏的沉重代价;从行动上找方法,推动做好守、退、补多管齐下。

  生态修复要求我们在开发建设时不能逾越生态保护红线,在开展生产活动时自觉退出需要保护的生态空间。当我们处处都懂得为生态环境“留白”的时候,生态环境才会为我们留下永续发展的绿色空间。


编辑:姚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