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窑协同处置废弃物开拓... 金隅环保 Z-T2博安达37692
治污专家
集处置、综合利...

环境部:空气重污染期间仍有企业裸排,应重视高耗能产业反弹

2019年03月06日作者:来源:生态环境部

  从26日开始,新一轮空气污染过程或将至。在刚刚的这轮空气污染过程中,北京市发布了今年以来的首个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

  事实上,不仅是春节以来,几天前,生态环境部在通报重点区域2018年10月–2019年1月环境空气质量有关情况时透露,京津冀及周边区域“2+26”城市PM2.5平均浓度同比上升6.7%;“2+26”城市中有22个城市PM2.5平均浓度同比不降反升。

  对于2月18日至24日的这轮雾霾污染成因,生态环境部中国环境监测总站首席科学家李健军认为,“复工+鞭炮+大雾”三者碰头是罪魁祸首。

  在这轮空气污染过程中,生态环境部大气污染防治督查组在京津冀及周边区域、汾渭平原进行强化督查时发现,空气重污染期间一些地区仍然存在不执行应急预案等涉气环境问题。北京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空气污染反弹时,一些企业超标违规排放问题应引起高度关注。

  过去五年,京津冀大气污染改善最为明显,监测数据不仅回归真实,而且与老百姓的感受日益接近。但是,马军认为,空气质量改善仍存在脆弱的一面,一些政策措施仍需要完善。

  邯郸PM2.5小时最大值出现爆表

  早在春节后的这轮雾霾污染到来之前,生态环境部就发布预报说“自2月18日起京津冀及周边区域将发生一次区域性中至重度污染过程。个别城市将出现严重污染。” 2月24日,李健军在对空气污染成因进行分析时说,最新监测实况表明,区域污染过程的发生发展基本同预期一致,包括京津冀中南部、山东大部、河南大部、山西及汾渭平原个别城市均出现了重度污染过程,其中太行山沿山及河南部分地区达到了严重污染级别。

  据他介绍,截止至23日18时,京津冀及周边区域PM2.5日均值最大为460μg/m3(20日,濮阳),城市PM2.5小时值最大为756μg/m3(20日1时,邯郸)。北京市PM2.5小时浓度达到重度污染级别持续时间为15个小时, 22日0时达到峰值浓度232μg/m3,随后有所改善,处于轻度至中度污染,23日18时起北京PM2.5小时浓度再次达到重度污染。

  针对春节后出现的这轮空气污染过程,生态环境部分别向河北、山西、山东、河南、陕西等5省人民政府发函,通报空气质量预测预报信息;要求各地根据实际情况,及时启动或调整、维持相应级别预警,切实落实各项减排措施,减轻重污染天气影响,最大限度保障人民群众身体健康。

  据生态环境部介绍,从2月22日开始,河北、山西、山东、河南、陕西等5省部分城市根据当地空气质量预测预报结果,发布空气重污染天气橙色或红色预警。同一天,北京市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这也是今年以来北京市发布的首个空气重污染预警。

  尽管相关城市政府赶在雾霾到来之前,就已经启动空气重污染预警,并采取了与预警级别对应的应急防治措施,其中,北京、天津等地的住建、园林绿化、水务、交通、城管、经信等部门累计出动检查数千次,但是,这次污染仍然来势汹汹,“2+26”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的邯郸PM2.5小时值最大时达到爆表程度。

  22个城市PM2.5平均浓度不降反升

  长期从事环境问题研究的马军,对于空气污染变化情况跟踪研究了多年。在他看来,今年1月份空气污染确实出现了反弹现象。

  事实上,不仅是马军有这样的感觉。2月21日,生态环境部在通报重点区域2018年10月–2019年1月环境空气质量有关情况时也指出,2018年10月–2019年1月,“2+26”城市PM2.5平均浓度同比上升6.7%;而且,其中的22个城市PM2.5平均浓度同比不降反升,廊坊、开封和保定升幅最大,同比分别上升28.8%、22.2%和19.0%。

  除了“2+26”城市外,汾渭平原11个城市中的洛阳、三门峡、晋中和临汾PM2.5浓度也同比分别上升18.6%、12.5%、11.3%和5.5%。

  马军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他们观察到的情况是,今天1月一些地区反弹比较严重, 全国168个重点城市中超过100个城市同比出现反弹。不仅如此,今年1月份一些地区的PM2.5浓度非常高。他说,其中包括汾渭平原、河北的山前平原以及河南的一些城市。马军说,湖北、湖南的一些城市PM2.5的浓度也非常高。

  “今年1月北京反弹幅度总体也不低,但是,比之周围地区的保定等城市,还是低得多。”马军说,现在看,今年1月,北京还算幸运,“在周边污染这么重的情况下,北京还能独善其身,很不容易。”马军指出,春节后这轮污染过程,北京依然不是污染最重的,“惊险躲过多次区域污染过程,但周边污染这么重,持续时间长,不太可能总是躲过。”马军说。

  空气重污染期间仍有企业裸排

  对于春节后这轮污染的成因,李健军分析认为,“复工+鞭炮+大雾”三者碰头是关键因素。他说,受春节后复工影响,污染物排放量有所上升。“本次污染过程发生在元宵节后,春节后返程运输、工地、企业大面积复工复产影响,扬尘污染、工业排放、非道路移动机械以及中重型货运柴油车等排放量均有一定程度增加。”李健军指出,“2+26”城市重点在线监测污染源显示,春节以来,氮氧化物(NOX)、二氧化硫(SO2)以及烟尘等主要污染物排放量均呈现逐渐增大的趋势。

  同时,元宵节期间烟花爆竹燃放对此次污染也有较大贡献。李健军透露,2019年2月19日(元宵节)夜间,受烟花爆竹燃放影响,全国大部地区PM2.5浓度飙升,空气质量迅速恶化,达到重度及严重污染级别的城市数量快速上升。其中,23日18时,京津冀及周边区域北京、保定、焦作、廊坊、新乡及郑州等6个城市小时AQI(空气质量指数)为重度污染。

  据李健军介绍,自2月19日起,京津冀中南部、山东西部、河南大部及汾渭平原地区早8时相对湿度达到并超过90%,京津冀北部及山西大部地区相对湿度达到并超过80%。因此,区域相对湿度高,气象条件较差也是一个原因。

  《法制日报》记者注意到,在春节后的这轮污染过程中,生态环境部京津冀及周边区域、汾渭平原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组也对一些地方落实应急减提成措施等情况进行了现场督查。结果发现不执行应急预案要求、违法违规排放问题仍然存在。

  据生态环境部介绍, 2月23日督查工作组发现未严格执行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问题26个,未落实大宗物料错峰运输要求问题92个;2月24日,发现未严格执行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问题17个,未落实大宗物料错峰运输要求问题73个。2月25日,发现未严格执行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问题25个。

  同时,这三天的督查还分别查出,工业企业未安装大气污染防治设施、工业企业不正常运行大气污染防治设施、VOCs整治不到位等问题。工业企业未安装大气污染防治设施无异于裸排。

  高耗能产业反弹问题应引起重视

  生态环境部公开的数据显示,2018年,京津冀三地PM2.5年平均浓度分别为51微克/立方米、52微克/立方米和56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2.1%、16.1%和14%,空气质量均达六年来最好水平。京津冀大气质量大幅改善,既受益于近五年来这三地所采取的严厉大气污染防治措施,更与国家实施的区域联防联控措施以及去年以来开展的蓝天保卫战等都密不可分。

  据《法制日报》记者了解,继陕西西安空气监测站给采样器“戴口罩” 至7人获刑后,大气监测数据造假问题被有效遏制。生态环境部有关负责人指出,通过对大气监测数据造假行为进行刑事处罚等,大气监测数据回归真实,与老百姓的感受也更加接近。

  “从1月份开始的污染反弹,除了气象条件不利等因素外,一些高耗能产业反弹也是一个因素。”马军说,他们一直关注高耗能产业反弹的情况,“从去年10月开始,高耗能产业的产量月度同比反弹较大。”马军认为,在精准管控的同时也要高度重视高耗能产业的反弹问题。

  “我们认同精准管控,但是,担心一放就乱,对照一些企业反弹情况,以及我们看到的企业的环境表现,中间确实有一些企业仍然存在超标违规排放情况。”马军透露,他们试图与这些企业取得联系,但还没有得到企业的回应。马军认为。京津冀等区域大气环境质量改善来之不易,更需要从政策措施上严防污染反弹。


编辑:治废专家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