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窑协同处置废弃物开拓... 金隅环保 Z-T2博安达37692
治污专家
集处置、综合利...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治污专家

分享治气经验 携手国际合作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探讨大气污染防治与协同治理

2019年09月24日作者:李玲玉来源:中国环境报

图为蒙古国环境与旅游部气象、水文和环境信息研究所环境数据库部门经理扎格达发言致辞。 

图为亚美尼亚环境部副部长伊瑞娜·加布兰彦在会上分享经验。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人们为了生活而来到城市,为了生活得更好而留在城市。2018年全球城市化率为55%,预计2050年将达到66%。但有得必有失,随着城市扩张,人口膨胀、交通拥堵、大气污染等“城市病”接踵而至。

  改善空气质量离不开有效的治污手段和源头削减污染物排放的措施。日前,在2019欧亚经济论坛生态分会暨亚信生态城市建设经验交流研讨会上,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联合国环境署、亚信秘书处和国内相关单位的代表齐聚西安,探讨绿色“一带一路”上的大气污染防治与协同治理,分享经验,展示成果。

    环境监测:精确的守护 

  “作为政策制定者,我们要确保所制定的环保政策背后有数据支撑。”亚美尼亚环境部副部长伊瑞娜·加布兰彦说。

  两度转机,辗转来到西安的加布兰彦没有显出一丝疲惫之色,她认真地说:“大气污染问题具有系统性,需要系统性解决方案,其中十分重要的一个条件就是有准确可靠的监测数据和分析结果,做出数据驱动的决策。”

  “我们共有140个大气质量监测点位和45个居民监测点,”哈萨克斯坦水文气象局环境监测处高级工程师阿斯帕诺娃告诉记者,“1970年至今,随着经济的增长,监测点位数量也在不断增加。”

  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受大气污染问题困扰多年。“监测发现,仅2019年上半年,全国就有不少城市污染加重。”阿斯帕诺娃表情严肃,“除了公布相关数据,我们还开发了软件,供政府和企业随时了解监测数据,为政府决策和企业生产经营提供科学指引。”

  “近30年来,塔吉克斯坦气候变化频繁,尤其从去年年底开始,降水明显减少,城市环境也受到影响。”塔吉克斯坦科学院乌马罗夫物理技术研究所大气物理实验室主任阿布尔拉耶夫介绍,“上世纪九十年代,沙尘暴大多持续3到4个小时,如今则长达3到4天,还经常伴随着强降雨。”

  为了加强大气监测和提升治理能力,塔吉克斯坦积极借鉴中国经验。“我们和兰州联系密切,还与兰州大学共同实施研究项目,建有联合实验室。”阿布尔拉耶夫着重强调了与中国的合作。

  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副总工程师、研究员李健军提供的一组数据给阿布尔拉耶夫留下了深刻印象。目前,中国已经完成空气质量新标准监测网络的关键覆盖,在国家网层面,全部337个地级以上城市建有1436个空气质量评价点位和92个区域点位,另外还有16个国家大气背景站,440个酸雨站和80个沙尘站,在地方网层面还有3200个区县站和大量正在建设的乡镇站。

  阿布尔拉耶夫表示,今年年底,塔吉克斯坦方面将和兰州大学的气溶胶研究所在环境监测方面进一步开展合作。

   燃料之战:蒙古包与生煤 

  使用生煤,对大气质量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在蒙古国,80%的大气污染是由蒙古包区以及低压锅炉所造成的,10%来自交通,6%来自热电站和煤电站。”蒙古国环境与旅游部气象、水文和环境信息研究所环境数据库部门经理扎格达指着城市大气污染源分析图说。

  蒙古国地形条件非常复杂,沙漠和草原面积占比大,传统上一直都是以游牧民族生活方式为主,百姓居住在蒙古包里。过去30年,首都乌兰巴托人口快速增长,目前全国3200万人口过半居住在乌兰巴托,蒙古包区的面积不断扩大。

  乌兰巴托冬季最低温度可低至零下40摄氏度,冬季时间超过6个月,取暖期长达8个月。蒙古包区基本没有集中供暖设施,在漫长而寒冷的冬季,居民靠燃烧未经清洗和预处理的生煤取暖,有时也使用木材。

  “乌兰巴托有22万个蒙古包,平均每个蒙古包一年要消耗5吨生煤和3立方米木材。”扎格达说。

  去年12月份,乌兰巴托天空昏暗,空气中异味浓重,局部地区的细颗粒物PM2.5监测值一度达到1500微克每立方米。

  为了控制日益严重的大气污染,2017年3月,蒙古国政府通过一项国家方案,要求2025年之前大气污染物削减50%,乌兰巴托以外的地区禁止使用生煤,必须使用加工煤炭。为此,政府专门设立了一家工厂,向公众提供处理过的专利燃料。

  “2019年,我们的目标是将细颗粒物浓度降低到190微克每立方米,任务十分艰巨。因此,从今年5月15日起,乌兰巴托也开始禁止使用生煤。我们知道,进入冬季后,禁令的推行实施不会一帆风顺,将面临诸多挑战。”扎格达坦言。

  下一步,蒙古国还计划通过推广新型炉灶、改善住房条件、减少建筑热损失等多种途径进一步防控大气污染。

    绿色交通:汽车与100万吨标煤 

  同样人口规模的城市,交通碳排放相差能有多大?

  据统计,美国亚特兰大和西班牙巴塞罗那人口相当,亚特兰大人均交通碳排放高达7.5吨,而巴塞罗那仅为0.7吨。

  不要小看交通对环境造成的影响。

  “吉尔吉斯斯坦大气污染物排放的85%~90%,都来自道路移动污染源。”吉尔吉斯斯坦国家环境保护与林业局生态战略与政策处处长马马塔伊罗夫说。

  吉尔吉斯斯坦90%的领土在海拔1500米以上,人称“山地之国”,大气环境较好,尚未出现较严重的污染状况。这与其人口较少、工业基础薄弱有关,但在人们生产生活较集中的个别城市,大气污染状况也不容忽视。

  “我们的污染源包括固定排放和移动排放源两方面。工业企业固定污染物排放量每年约为6万吨,主要来自能源企业、建材企业和矿产开发企业。”马马塔伊罗夫介绍,“相比之下,移动源造成的威胁更大。数据显示,吉尔吉斯斯坦每年交通工具的燃料用量相当于100万吨标煤,并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而巨大的排放量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大气质量。”

  谈及原因,马马塔伊罗夫表示,高度依赖公路运输的表象背后,是铁路运输系统不够完善的问题。

  解铃还须系铃人。为改善大气质量,吉尔吉斯斯坦专门采取国家调控措施,针对汽车做起了文章。

  在公共交通方面,吉尔吉斯斯坦十分关注中国方案。在深圳,2017年实现公交车全电动化,在2019年,全市出租车也基本达到全电动化。“我们也积极推广使用有轨电车、混合动力和燃气动力公共交通工具,此外建立了绿色生态区,划定绿色道路、绿色休闲区,为公众提供环境更好的休闲场所。”马马塔伊罗夫说。

  在私家车方面,马马塔伊罗夫介绍,吉尔吉斯斯坦采取经济手段加以调节,对低排放汽车设置关税优惠,鼓励公众购买新能源汽车。


编辑:姚伊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