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母亲——生态环境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第四党支部 王建生

2019年12月05日作者:来源:中国环境网

  部里开展了家风教育活动,要求每个党员讲讲家风故事,这让我有机会仔细地回忆了父母对我的教育。

  我的父亲是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老党员。他已经离开我整整26年了,很多回忆已经变得模糊,但是有两件和党相关的事情让我记忆犹新。

  1991年,我父亲被诊断为食道癌,在天津肿瘤医院长期住院治疗,此间他多次嘱咐我的大哥给他缴纳党费。在治疗期间,父亲多次说自己的病很严重也治不好,而且也不能给国家和党工作了,要求给国家节省医疗资源而放弃治疗。当时,我在家乡上高二,不能陪护他,哥哥姐姐回家讲起父亲的这些事情都表示不可理解,甚至觉得父亲的这些做法就像电影情节的“老革命”行为有些可笑。

  后来,我自己也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有机会去井冈山接受党性教育,听了很多党员为革命事业牺牲生命的故事,慢慢体会到了父亲的行为不是给别人看的表演,而是发自内心对党的忠诚,那是他从年轻时代就有的信仰。

  不知什么原因,父亲没有给我讲过他战争年代的故事,我记得一次都没有,以至于这已经成为了我人生中的一个遗憾。我对父亲战争年代的点滴印象都是母亲给我讲述的。母亲给我讲父亲在淮海战役中受伤的经过,给我讲她和父亲一起看《南征北战》电影时,父亲给她讲的战斗经历,给我讲父亲在朝鲜战争中作为机枪连连长,一个人打完8匹马驮的子弹的故事,给我讲炸弹在父亲身边没有爆炸的侥幸。

  说到母亲,她比我父亲小14岁,18岁还在上学的时候就嫁给了刚刚从朝鲜战场回来的父亲,一结婚就住进了部队。母亲一直把父亲当作她的骄傲,尤其到了晚年,总是说一辈子从来没后悔嫁给了我父亲,总是找机会和我说我父亲的事儿。

  母亲并不是共产党员,但是我认为她比我这个共产党员更像共产党员。我上大学后,母亲总是问我是不是入党积极分子,鼓励我写入党申请书。后来,我真正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告诉她后她高兴得不得了,嘱咐我一定要永远听党的话,要好好表现。

  2003年非典期间,我在国家疾控中心做疫情应对工作,母亲担心我有风险,经常打电话嘱咐我注意做好自我防护,同时她也嘱咐我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应该勇挑重担,听党的指挥。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我5月16号被派到前线做传染病疫情监测分析研判工作,单位领导专门给我的母亲打了电话,介绍了情况。我母亲在此期间每天给我打电话,嘱咐我注意安全的同时,总是让我好好工作,她特别强调说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在关键时候要能挺上去。后来聊起抗震救灾的事,她说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担心过我的安全,甚至担心到失眠,而这些在我工作期间,她却从来没和我说过。

  母亲还是政治性特别强的人,每天要看新闻联播,也总是让家人多看新闻节目,说要了解国家都发生了什么,要及时了解党的政策。记得我小时候,我家门口有个广播,每天早上和晚上都会播报新闻和评书。后来随着电视普及广播就停止了,母亲说怎么一点“政治空气”都没有了,以至于家里人总拿“政治空气”来开母亲的玩笑。

  我结婚后,母亲郑重其事地和我爱人进行了谈话。她说作为干部家属,一定不能拖老公后腿,特别是注意不能贪污腐败,还拿她自己的例子教育我爱人。母亲说当年我父亲是建筑公司的负责人,我家盖房子的时候,所有买的东西都有票据,而且都贴在了衣柜的盖子里。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要保证不占公家一点便宜,要自己证明自己的清白。以至于爱人嘲笑我说:“你妈把你当多大官了啊,还嘱咐我不能拖你后腿”。其实,她哪里知道,这些都是我母亲的自觉,和我是不是官没关系。

  今年母亲去世了,现在想起之前她说过的话,虽然经常是一套一套的大道理,但确实也都是做人的基本原则。现在想想,不贪不腐、不沾国家和集体便宜、甘于奉献……这些最基本的做人原则,才是最难做到的,否则哪里来这么多落马的官员?

  以上谨代表我的家风故事,不写则已,越写越发惭愧,感觉自己离父母的要求还差得太远。唯有今后能常常自省,努力向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靠拢,才能不辜负父母的教诲。


编辑:姚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