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第五督察组进驻以来,用行动践行初心使命

【甘肃】铁军的样子 他们在描绘

2019年08月15日作者:王珊来源:中国环境报

  中国环境报记者 王珊

  8月12日,是中央第五生态环保督察组进驻甘肃省的最后一天。总结会完毕后,连续一个月每天忙碌至深夜的他们没有马上歇下,而是继续回到各自小组工作间。报告起草小组的成员们打开电脑继续讨论反馈意见的撰写工作,案卷整理小组的成员们通知各组员交还材料,其他专题小组也将曾经调阅过的资料一一整理装箱,有些资料因为翻阅次数过多,边角已经褶皱。

  进驻期间的最后一次党课

  “此次督察与‘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总要求紧密结合,其中大气专项督察从部署调研到进驻谈话再到前期暗查和下沉督察,都严格按照证据要确凿、程序要依法、事实要清楚的规范,做到每一句话都有依据、有出处。”8月8日,第五督察组大气专项督察组分管负责人马国林,在驻地为全体督察组成员讲了进驻期间最后一次党课,与大家交流典型案例的起草过程。

  这是进驻期间的最后一次党课。从进驻伊始,督察组的工作开展与主题教育的扎实推进就没有分开过。组长焦焕成在第一次全体会议暨临时党支部党员大会上就强调,要以主题教育为有效抓手和重要载体,加强政治建设,以主题教育的成效推动督察工作。副组长黄润秋在督察期间也多次提出要将主题教育作为更好开展督察的政治保障和内生动力,不走过场、不搞形式,把主题教育开展在督察一线。

  总协调人袁道凌在第一阶段的党课中就和大家分享了作为督察人的初心和使命,即大力改善生态环境质量,解决人民群众关心的生态环境问题,增强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态环境的获得感、幸福感。各个党小组也按照要求,将主题教育的各项要求贯穿于督察的整个阶段。

  他们专注而忘我

  铁军的形象是真实而热烈,专注而忘我的。

  组长焦焕成是督察组年纪最大的老领导,也是进驻期间督察组中下沉市(州)最多的一名普通成员,先后带队赴6个市(州)开展下沉督察。在白银市的烈日下,他擦擦汗水,在张掖市的大雨中,他紧紧衣衫,实地督察了自然保护区、饮用水水源地、矿山恢复、黑臭水体治理、工业污染治理等各类点位,几乎涵盖了督察的全部内容。每到一个地方,他关心最多、问得最频繁的就是“你们这里举报多吗?”“真正解决了吗?”“还有没有重复举报的?”在祁连山保护区,他再三嘱咐:“要扭住问题不放松,做好保护区‘三查’工作。”

  副组长黄润秋在督察一线总是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在高海拔缺氧的甘南藏族自治州大水金矿,车前没有路,就靠两条腿,他毫不犹豫带队登上海拔近4000米的山顶,查看废弃矿坑生态恢复情况。在平凉市乱石嶙峋的河滩边,他从近2米高的护岸一跃跳下河滩,只为摸清岸边有无暗管偷排污水。在核查群众信访投诉中,他不顾恶臭和成群的苍蝇、蚊子,逐一打开化粪池的盖子,亲眼核实群众的问题是否解决。“树立好绿色发展观,不要顾此失彼,因小失大”,是他走到哪就会说到哪的一句话。

  总协调人袁道凌带队亲赴酒泉市,对群众多次反映的金塔县北河湾循环经济产业园化工企业环境污染问题进行督察,揭开了园区4家违法投产的化工企业生产废水渗坑排放的盖子。在袁道凌的额头有一道疤痕,这是他过去督察时因病晕倒而留下的印记。作为总协调人,他抓党建、抓纪律、抓廉政、抓业务,“不折不扣地完成好督察工作”,是他从始至终的信念。

  老督察与新面孔

  第五督察组的34名成员,大部分来自西北督察局,都是参加过多轮督察工作的“老督察人”;还有一些成员来自其他单位,第一次参加督察。老督察与新面孔,在这一个月里不计得失,互学互长,克服了许多艰难险阻。

  此轮督察中,很多老督察人都是带伤进驻。马国林左手受伤缝针,伤口久难愈合。他在督察期间一边吃消炎药、止疼药,一边和大家一起跑企业、看现场。大气组樊江泉,前期摸底时由于高原工作患上了高血压,但进驻后他仍全心扑在工作上。综合组林亚男进驻前刚做完手术,在本应拆线的进驻当天,他说:“线晚点拆没有关系,工作一定要提前做好。”

  铁军中的女兵也是巾帼不让须眉。水组史倩已是第八次参加督察,经验丰富,业务能力强。在黄河边的淤泥里,在臭水直排的暗管边,她都面不改色,紧盯问题不放。信访组李旻,说话声音软软,干起工作来却雷厉风行。为给基层减负,督察组把信访转办时间大幅提前。连日工作至凌晨的她突发肠胃炎,但她还是一直坚持将信访工作报告改完后才进了急诊室。

  第一次参加督察的新兵同样毫不逊色。来自卫星中心的徐丹,利用卫星遥感监测专业特长,帮助督察组查定位、算数据。在组里其他人员因身体不适无法再赴高原时,徐丹虽然嘴唇发紫,却义无反顾地独自承担起继续取证取样的任务。生态组张小伟,顶着阳关自然保护区的狂沙烈日,连续调查数天,报废了两个轮胎,磨破了几双袜子,但他以能参加督察为荣。

  5000多份资料和2000份信访件

  忘我奉献的一群人,卓有成效的一个月。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第五督察组先后与16名甘肃省省级领导干部和3名厅局级领导干部进行了个别谈话,共调阅文件资料5385份,走访省级部门14个,制作笔录53份,对14个市(州)开展了下沉督察。

  此轮督察中,重视深挖信访“金矿”,为督察组领导决策和各小组现场检查、形成案例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截至目前,督察组共受理群众信访举报2430件,已超过2016年第一轮中央督察期间受理信访举报数量。甘肃省已办结信访转办问题1308件,责令整改企业811家,立案处罚企业163家,罚款598.60万元,立案侦查6起,行政拘留5人,刑事拘留1人,约谈177人,问责105人。

  信访工作顺利开展的背后,是督察组安排专人,每天对收到的群众信访问题进行深入分析。在众多信访举报件中,归纳同类问题、关注重点问题、挖掘问题线索,然后每天向各专题小组发送当日信访转办清单。因污染重、影响大而标注为重点问题的信访举报,暂不转办地方,而是由专题小组现场检查固定证据之后再进行转办。酒泉市化工企业废水渗坑排放的典型案例就是在深挖“金矿”的基础上进一步形成的。

  进驻有期,在临近督察结束时,政策组李刚写下了“劳尘且付陌径,任他斑驳西东”的感慨。这一个月,他们用自己的脚步和汗水,描绘出了铁军的样子。“我们一直精益求精,总是希望每一次督察都能够有所进步。但不可避免的,每一次都会留下一些遗憾。我们所能做到的,就是尽自己最大努力,让遗憾少一点,再少一点。”一位督察组成员望着远处的祁连山脉,轻轻地说。夕阳映在他们脸上的汗珠里,泛出了金色的光。


编辑:宋阳